彤彤其人

彤彤可能更像是一个女生的名字?彤彤本人也很柔弱的感觉,称不上瘦小,却也算不上强壮。皮肤很白皙,生的很干净。

后来高二文理分班,上了文科班之后,变得越发阴柔,如果不是和他关系好,不一定能接受他的状态。

再后来一些,他更是上了西安外国语大学,长久生活在那样一个阴盛阳衰的学校,他身上也有许多明显的变化,以致于我都开始一点点怀疑他的取向是否一直如一。

都已是往事了,不过他确实和我一起共度了许多时光,和我有着真切的友谊。

和彤彤的相识

彤彤和我有着特别的缘分。

我初一结束的时候,开始有了固定的住所,父亲在移动公司交了600元话费,得到了一辆便携自行车。

初一的那个暑假,除了写暑假作业,我就是在学自行车了:摔了无数次,受了很多伤,终于可以勉勉强强骑自行车上学了。

但好景不长,也不知是我天生就是破坏狂,亦或是那辆车本身质量就不过关。仅仅那一年,我修了它十几次,换了挺多零件,还是很不让我省心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我初三一整年选择走路上下学。

那所初中所在的位置有些荒僻,方圆一两里几乎都是麦地,并没有人烟。而那所初中又接收了整整一个乡镇的学生,所以99%以上的学生上学的交通方式都是骑自行车。

我从住所到学校步行差不都需要半个多小时,或者更久,每天走路上学的我,在那一群骑自行车上学的同学之间显得有些异类。

从某一天开始,我发现了同伴:那条长长的路上又另一个走路上学的学生。

我对于完全陌生的人,向来很难主动开口讲话。他也很自我的总是一个人在那条路上走了一遍一遍,所以我们相见却总没有相识。

可能他认识我,毕竟我每次考试都是全年级前十,次次拿奖状,加上我的脸又挺有辨识度,姑且认为他是认识我只是不怎么喜欢和人聊天吧。

不过没有开口讲过话,但我们经历了无数次的相望,也算得上熟悉。

到了高中,有点意外的我们分到了同一个班,他又是住在我隔壁宿舍。来自同一所初中,又有着之前无数次相望的基础,我们的关系升温很快。

攀谈几次后发现,我们的家竟然也只距离一两百米!真的很巧。

相约马嵬

大一的暑假,整日在家无事的我收到了彤彤的邀请:“我们去马嵬转转吧!”

那时候的娱乐远不及现在这样丰富多彩,智能机的功能也比较羸弱,只能听听歌而已。手机网速还不太能支持在线流畅1080P播放。

我也没有电脑,也没有太多书籍消遣。说来那时候我的生活,是要比现今枯燥数倍的。

彤彤作为我少有的挚友之一,他邀请了我,我也开始积极去筹划我们的旅行。

我确认好了我们要行动的路线,也筹措了一些活动经费。

终于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餐,我们在离我们都很近的位置回合了。那里正好是一个发车点,从那里可以直达兴平。

敢问路在何方

我们坐上了中巴车,开始期待起后续的故事,却抵不过年少天真,准备并不足。

一路无事,我们顺利的抵达了兴平市区,兴平是一个县级市,也就相当于县城。

可我们忽略了一件事情,我们要去的马嵬在兴平,但却并不在兴平县城,而是在兴平马嵬镇。

彤彤变得手足无措,我们要怎么办?我们要去哪里?

通过马嵬的路到底在哪里?

七月的兴平非常燥热,我们在兴平县城游荡了一两个小时,跨越一条又一条街道,仍然寻不到去马嵬的路。

思来想去,好不容易想到了百度地图。由于网速和硬件的制约,再加上那些年网络地图的标注很不完善。

我们走走停停,花了许久时间,终于找到一条去马嵬的路。

走上一条公路,沿着那条路直行八九公里左右就可以抵达了。

很显然,已经奔袭一两个小时的我们二人,已经不太可能完成那种行动了。

太阳越来越大,走在黑黑的柏油路上,热度更添几分。

汗水从我额头后背止不住的往下流,彤彤也早已支撑不住多次让我们停下来等他。

准备了一些时日的旅行就要终结了嘛?可行进至此,荒无人烟的进退两难,我们要何去何从?

我觉得真是不顺啊。

终于来到马嵬

就在我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,我和彤彤翻过了一个小坡,看到了小坡这边的公交车站。

我连忙上去观看,终于在站牌上寻觅到了马嵬。连忙叫上力竭的彤彤和我一起等公交,也回复些体力。

在站台等呀等,就在我们以为这个站台可能已经废弃的时候,公交车终于来了。

公交车停下,我们也恢复了些气力,开始接近我们的目的地。

然而走了几步就发现,我们要去的马嵬坡还要再走几公里!

彤彤听了几乎要崩溃,他拉扯着我,表示自己真的走不动路了。

还好,那附近有专门拉人去马嵬坡赚钱的一伙人。我忍痛花了一笔不小的钱请求他们带我和彤彤去马嵬,那可是2015年的夏天,要了我50块钱,实在不是一般的黑。即使在2022年,50元也可以打车去很远了。

兴平马嵬坡

我们终于来到了马嵬!此时彤彤也瞬间恢复了全部的体能,开始和我四处游走了。

马嵬境况

马嵬坡的历史大家都应该有所了解。

安史之乱时,唐玄宗随军逃到这里,却在随军将士的胁迫下,赐死杨贵妃,这个事件也叫马嵬之变。

所以此地留下了许多兵士的各种雕像,试图还原往日的画面。

但我心里明白,这时候的马嵬和那时候的马嵬,只不过用了同一个名字,并无多少相通。

马嵬和国内许多的仿古景观

马嵬和国内许多的仿古景观大同小异,实在并无新意,也没有太多特色景观,我和彤彤转了一会儿,便索然无味。

“祥子,我们去杨贵妃墓吧!”彤彤对我说。

耳朵似乎开始休息了,我只听得到钱包在喊救命。

杨贵妃墓

到了杨贵妃墓,我却发现那里是需要门票的,80一位。正当我犹豫要不要花这个钱的时候,彤彤的话语又在我耳边响起:“我们来都来了,我想看。”

杨贵妃墓门票

我只好花了巨资去买了两张门票,因为没有带学生证,也只得买全价。(我那时候的指甲好长哦 :???: )

那时候的感受,也不太记得了,就放上一些图,大家自行感受吧!
杨贵妃墓壁画

贵妃墓周围大殿的壁画

杨贵妃墓衣冠冢

杨贵妃墓本体,不过只是个衣冠冢。

毛泽东手书长恨歌

毛泽东手书长恨歌

杨贵妃

画面中的男人就是彤彤

有些拘谨的彤彤

有些拘谨的彤彤

结束归家的时候,也是遇到一些波折和困难,导致我又被宰了一顿。

那个年代在外确实处处是坑,由于无知,会被坑一遍又一遍。

总的来说,还算一次体验较好的旅行(忽略掉路途的坎坷)。

贵妃墓风光欣赏

贵妃墓风光欣赏

贵妃墓风光欣赏

贵妃墓风光欣赏

最后修改:2022 年 05 月 02 日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